各国抗中拖累亚裔?别用族群议题为中国模糊焦点!

2021-05-31 10:00
     
各国抗中拖累亚裔?别用族群议题为中国模糊焦点!
加拿大总理杜鲁道长期被指「立场亲中」。(图/Galgary Herald)

加拿大总理杜鲁道(Justin Trudeau)近来在国会的一番攻防,再度为「亚裔歧视」(Anti-Asian Racism)吹皱一池春水。

媒体报导,加拿大情报安全局(CSIS)早已警告中国窃取科研机密的意图,然而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,却长期在加拿大国家实验室中工作。在面对在野党对此提出质疑时,杜鲁道并未给予正面回应,而是这么说:「我们不会逢迎及屈服于反亚裔种族歧视。」

杜鲁道一席话,立刻引来在野党更猛烈的抨击,包括任意将国安问题和亚裔做不当链接,以及试图为中国模糊焦点。

加拿大的朝野攻防,其实背后蕴含着更关键的问题。当欧美各国持续拉高对抗中国的态势,国内对华裔或亚裔的歧视与攻击是否随之增加?亚裔又该如何自处?

亚裔歧视是在欧美国家真实存在的问题,以美国为例,曾有调查指出,有八成的亚裔人士认为自己曾经有过「违反反歧视法」的遭遇,甚至出现了同样遭到歧视的非裔也加入歧视亚裔的情况。在过去一年「Black Lives Matter」活动如火如荼展开时,我们也看到亚裔在问「那我们的命呢」?

然而,亚裔并非总是屈居弱势,过去也曾有一段时间被视为优势(Asian advantage),除了普遍认定的学科优异,另一个优势,就是在语言及文化上更能作为「通往中国市场」的桥梁,也确实有许多华裔人士因此在中国获得相当的利益。

问题是这项优势正在快速消逝中。亚裔歧视再度被搬上台面,主要原因有两个,第一是近年来美中关系由「合作大于竞争」转为「对抗大于合作」,欧洲、大洋洲也陆续加入抗中行列,亚裔从「桥梁」变成「夹心饼干」,处境自然尴尬。

第二个是去年全球爆发的COVID-19,即便中国极力撇清,但咸认就是这次肺炎的爆发地,更是初期隐匿疫情而导致全球大流行的始作俑者,因此转而将怒气转嫁到亚裔头上,欧美各国的亚裔歧视现象迅速飙升。

杜鲁道指出了一个真实的现象,但却给了错误的归因。亚裔歧视确实被大量「激活」,但来源不只是情绪性的转移泄愤,更多的原因是中国的疑惧。

换句话说,比起各国潜藏的文化歧视因子,中国过去几年来从信息安全、香港反送中、新疆集中营、窃取信息、军事威吓周边国家等行径,才是各国反中情绪大幅上升的根本原因。

要让眼前火热的亚裔歧视降温,最根本的方法是中国改弦更张,但短期内发生的机率实在很低,下一个关键问题是,亚裔在各国抗中的新时代中应该如何自处?

第一个最直觉也是过去许多华裔团体采行的模式,就是继续期待中国的强盛让大家沾光。这种模式在世界对中国「期待大于恐惧」的那段美好时光确实管用,但如今若继续使用,恐怕只会让自己所属的族群遭到更多疑虑,背后也确实隐藏着国家忠诚的深层矛盾问题。

第二个模式是切割,也就是自从去年以来不少人开始提出呼吁的模式。其实不只在美国,这次杜鲁道的发言风波后,几位亚裔保守党议员立刻跳出来驳斥杜鲁道,要求政府不要把「关注国家安全」和「亚裔歧视」划上等号。

如果中国与各国的对抗已经无法避免,而中国也确实如同各国对其渗透或间谍的指控,可以预见的是,亚裔会逐渐失去「保持缄默」的权利。比起被默默扣上「内奸」的帽子,亚裔必须更积极地表态,才有机会遏止真正的种族主义者借题发挥,甚至以此为契机,要求国内不分族群的共同捍卫国家利益,进一步摆脱亚裔歧视的困境。

至于杜鲁道这类的国家领袖真正该做的,不是把亚裔歧视当做借口来堵住内部的批评声浪,而是对外团结起来,对中国提出更严正的要求,让北京真正遵守奉行普世价值的国际秩序,才是化解各国人民对「黄祸」的正本清源之道。

© 2021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隐私权声明